渐行渐远的是“狗仔”越走越近的是“娱乐至死”!

※发布时间:2018/3/20 19:58:11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我的生活像拍了一出戏,有超多导演跟编剧,只说了台词”一句,而他们配了八百个语气,操控着我的情绪,那根本不是我的口气,想让观众看好戏——周杰伦《四面楚歌》

  2000年锋菲恋的时候我在上小学,当时我只知道谢霆锋是一个歌手,他的“因为爱所以爱”,“谢谢你的爱1999”在我们的学校很流行,而在我的童年时光中我似乎无法回忆起与王菲有关的故事。2006年锋芝恋的时候我在上初中,当时看了一部他俩共同主演的电影《老夫子》就成了他俩的粉丝,每天放学回家不再守着“大风车”而是变成了“娱乐乐翻天”,只要是看到关于张柏芝和谢霆锋的新闻,自己就会瞎激动,但是只要看到谢霆锋和王菲的新闻,一个人就会暗自伤神。想想原来在十年前我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锋芝恋“cp粉。

  2014年“周一见”的时候我在上大学,当时整个宿舍,整个班级都在讨论这个事件,而我则选择了加入“悲愤”一族,2017年“夜宿们”的发生时候我已经工作3年,我似乎已经不再那么亢奋,也不再那么关注,别人的世界终究是他们自己过,我的生活已经不再受“狗仔”影响,有没有“狗仔”也已经不再重要,这难道是意味着我的生活已经充实到不需要娱乐了吗?

  如果我回答是的,那简直就是是的打脸,因为“狗仔”走了之后新的东西又来了,各种恶搞视频满天飞舞,各种互撕互怼大戏每天都在上演着,原本打算迎着时代的浪潮好好弄一会自,可结果还不是为了引流只得重回娱乐的世界,我就纳闷了娱乐怎么就那么大,大到那么多的东西为其让道,难道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,难道是因为我们内心深处都隐藏着一颗“狗仔”的心!

  尼尔·波兹曼 在《娱乐至死》一书中说道:“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枯萎,一种是奥威尔式的——文化成为一个,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——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?!蔽颐窍衷诓痪褪钦τ凇坝槔种了馈钡氖贝?,为了娱乐不至死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?

  

相关评论
已有 条评论信息,点击查看
姓名: 验证码:看不清楚,换一个
相关阅读
  • 没有资料